近年来,两极气候变化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关注

近年来,两极气候变化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关注
近年来,两极气候变化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关注。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一个方面是两极冰川消融造成全球海平面持续甚至加速上升,未来可能会对人类社会造成重大影响。据国际气候变化期刊《自然—气候变化》最新发布的一项研究,格陵兰岛的“僵尸冰”正加快融化,这将导致全球海平面至少升高10.6英寸(约27厘米)。研究作者对此表达了更悲观的结论,称无论我们现在采取何种气候措施,这些冰都终将进入海洋,而且他们对格陵兰冰盖海平面上升27厘米的估计“是一个非常保守的最低限度”。格陵兰岛 视觉中国 资料图什么是“僵尸冰”?它如何威胁全球海平面上升?僵尸冰也被称为死冰,是指那些虽然“依附”在较厚的冰层上,目前仍然存在,但受其“母冰川”接受的新降雪补给越来越少影响,这些冰层大部分很快就会融化。“僵尸冰”消融如何影响到全球海平面上升?这源于内陆降雪和沿岸消融之间“微妙”的平衡被打破。中科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研究员、国际极地气象委员会委员李熙晨对中环报记者解释,在南极和格陵兰岛覆盖着厚达3000(格陵兰岛)—4000(南极)米的冰盖。这两大冰盖是由于数十万年甚至上百万年来持续的降雪积累而形成。“在南极和格陵兰岛沿岸,冰盖延伸到海洋中形成冰架。冰架受到海洋暖水的影响持续消融。内陆区域的降雪造成了冰盖的累积,沿岸区域‘温暖’的海水造成了冰川消融,内陆冰川持续向沿岸移动形成‘冰流’,维持着内陆降雪(增加)和沿岸消融(减少)的平衡。而部分区域冰盖表面由于大气加热作用又存在着季节性的融化、蒸发和升华。这些过程共同作用,使两大冰盖形成了一个动态的质量平衡。” 李熙晨表示。而在过去近30年间,科学家对南极和格陵兰岛冰盖开展了一系列观测,发现二者在加速消融。这一过程造成了全球海平面持续上升。李熙晨表示,一个有趣的现象是,虽然格陵兰岛冰盖的总体量仅占南极冰盖的约1/9(格陵兰岛冰盖的总当量相当于全球海表面提升约7米,南极冰盖总当量约66米)。但二者在过去30年来向海洋释放的淡水总量几乎是相当的,均约为3万亿吨淡水。这也就意味着,二者在全球海平面上升的过程中同样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6—13厘米与27厘米,为何预测相差如此之大?格陵兰岛冰盖正在迅速融化这一事件并不是新闻。气候科学国际前沿期刊《自然—气候变化》发布这项研究结论之所以引起激烈反响的原因之一,是本次研究指出格陵兰岛的“僵尸冰”加快融化会使全球海平面至少升高10.6英寸(约27厘米)。但去年IPCC的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报告预测,到2100年,格陵兰岛冰川融化可能导致海平面上升2到5英寸(约6—13厘米),IPCC报告是国际气候科学家的一个“共识”,但新研究预测的结论却是IPCC报告的两倍,那么为什么前后两份报告和研究对冰川消融速率的预测会相差这么多呢?李熙晨解释,“去年IPCC报告的预估是基于当前观测和模拟结果的一个保守推测。然而,冰川积累和消融的机制极为复杂,而由于南北极极端的气候和后勤条件,我们对两极冰盖的观测和了解其实非常有限。这项发表于《自然—气候变化》的研究其实是基于最新观测和模拟对这一结果做了一定程度的修正。”全球海平面升高27厘米可能仍是保守结论新研究认为由于“僵尸冰”的融化将使全球海平面升高至少27厘米,同时,这项新研究预测,“僵尸冰”的融化是“不可避免的”。研究人员指出,即便明天世界上每个人都开始驾驶电动汽车,格陵兰岛冰层“无论如何”也会融化3.3%。相对于去年IPCC的报告,这一预估看似“激进”。然而,李熙晨评价,“不得不说,即使是这样的估计都有可能是较为保守的。”李熙晨解释,在格陵兰岛内陆区域,冰川底部是低于海平面的。海洋次表层暖水的入侵是造成冰川消融、释放淡水的一个重要驱动因素。未来随着沿岸冰川的消融,海洋暖水有一定的可能性沿着冰川底部向冰盖内陆区域入侵。一旦这一过程发生,冰川的融化就不再局限于格陵兰岛沿岸的几个“点”,有可能导致格陵兰岛冰盖的大范围溃缩。“类似的情况在南极西部也存在。一旦这一过程发生,可能导致全球海平面数米量级的抬升。但这一过程有多大可能性发生,何时会发生,冰川会在多长时间范围内消融,根据现有的观测和模拟还都无法给出准确的估计。因此急需加强对于南极和格陵兰岛冰盖以及周边气候环境的观测和研究。” 李熙晨补充道。(原标题:格陵兰岛“僵尸冰”融化将导致全球海平面升高至少27厘米?可能仍是保守结论!)